视频一区
视频二区
视频三区
热门小说
热门图片

兩個同居女友

时间:2020-08-10 发布:98影院_热播电视剧大全_最新高清电影排行榜_免费在线观看 - 980看片网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兩個同居女友

第一章 陳曦

「叮咚,叮咚,叮咚……」,「�,�,�……」,急促的門鈴加上敲門聲吵醒了正在夢中大打醉拳的我,因為昨天晚上和同時喝酒狂歡到今早上1點多,所以連和周公聚會我都還在耍醉拳!擡起我昏沈沈的腦袋,看了看床頭的鬧鐘。我靠,才5點鐘,NND,是哪個神經病啊!

「叮咚,叮咚,叮咚……」!「來了,來了,來了!」我不耐煩的大喊,「催命那?」

勉強著,我終於沒被頭暈所擊倒,踉踉蹌蹌的來到門口。

「誰啊!」

「是我啊,鵬鵬!你張哥啊!」

半清醒的我聽出是公司張經理的聲音,在透過「貓眼」一看,還真是他!於是我打開了門!

「張哥,你到精神啊!你沒喝多?你不困啊?」我揉著有點掙不開的眼睛。

「出大事啦!我還敢困嗎?來CC,快進屋!」

我還沒聽清他說什麼,就聞到一陣淡淡的香氣從我身邊掠過。等我終於可以看清楚人的時候,張哥和一個仙女已經坐在了我客廳的沙發上!

「鵬,趕快,來來,哥跟你說個事!」看我沒什麼反應,「你看什麼呢你?我和你說話呢!」

「啊?啊!我在看仙……仙女!」我手指著那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漂亮女孩!

「什麼仙女啊!你小子醒醒!」

「啊?啊!」我拍了拍腦袋,揉了揉眼睛,「是仙女啊,沒錯!」

「我暈!」張哥上前拉我坐在他旁邊!「我長話短說啊!這個是你嫂子!」

「WHAT?」我把頭伸向仙女的臉,卻被一雙熊掌殘酷的拉了回來。

「開什麼玩笑!我又不是瞎子!嫂子不是這個樣子啊!」

「是啊,可是這個嫂子不是那個嫂子啊!這是你小嫂子!」張哥笑嘻嘻的說。可是忽然笑容又凝固了,煩惱又爬上了他的眉梢。「你懂了嗎?」

「哦……,有點不太明白!」

「你白癡啊!他是我……」他湊到我的耳邊,「外面的小老婆。」

「哦,呵呵,好癢,不就是外面的……,什麼小老婆!」我酒意,睡意全消。

「我跟你說啊,啊!你只要聽我說就好了!」他拉住我的手,「鵬,現在你得幫幫哥拉!你嫂子,啊是你大嫂子一直懷疑我外面有女人,可是一直沒證據,可昨天我們喝的太多了,我就,我就說漏了嘴了,我到家就什麼都招了,當然是你大嫂子套的話拉。現在你大嫂子正帶人找你小嫂子呢,說要x她,你也知道你大嫂子不是一般戰士!」恩,的確,我在心裡點頭。「所以,總之,你讓你小嫂子在這裡避避!懂了嗎?」

「什麼,開什麼玩笑!」我騰的一下蹦了起來。「你瘋了!」

「哎呀,別那麼大驚小怪的,我都想好了,反正你自己一個人住,再說,你大嫂子怎麼也不會想到她跺在這裡,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誰也不會知道,好了,就這麼定了,我得趕快回去,要不你大嫂子,不一定會做出什麼恐怖的事來!」

「不行啊!張哥……」

「哎呀,你就幫哥一回,哥不會忘了你的,下月開始給你漲工資。好了,我真得走了!」說完,他轉身拉著仙

女的手,「CC,先委屈你了,你就先再這個狗窩……」

「什麼?」我大聲抗議。

「不是,不是,你看,我又說實話,啊!不是,不是,是說錯話!鵬,你別搗亂!」

「不是,我搗什麼……」我的聲音再次淹沒在他的熊掌下。

他一隻手堵著我的嘴,一隻手還拉著仙女的手,「CC,等我那裡安頓下來,等風頭過了,我在重新給你買個樓,到時候再來接你!你放心,這小子絕對是好人,不會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的!那我先走了!啊!」說完,他輕輕的在仙女額頭上KISS了一下,轉身真的頭也不回的走了! 2麼啦!在得之事情已無轉圜的餘地之後,我在心裡大罵!•!#¥•#……\%#¥——#\%#,

然後重重的關上門,我估計明天鄰居們,一定會往我家門口倒垃圾,淋狗血,以洩我擾亂作息之仇。

我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終於可以仔細看看仙女的容貌。真的是一個字,「真他XX的漂亮!」再加上她穿著白色的連衣長裙,簡直就是仙女啊!NND。怎麼美女都被這種有婦之夫,不!應該是狗屎,而且是走了狗屎運的狗屎霸佔了呢!哎,蒼天啊,大地啊,誰來替我出出這口氣啊!

「哦,你看夠了嗎?」哇~~~,聲音好溫柔啊!

「喂……!」她伸手在我眼前晃著。哇~~~~,皮膚好白啊!手好美啊!我不自覺的伸手向她的手摸去,我真的握到了,好軟啊!

「看來,你張哥是看錯人了!」她淡淡的說著,並沒有抽回手。用不屑的眼光看著我。

我這發覺自己的失禮。

「啊!」我趕忙收回手,「那個,對不起,我有點……,我好像被你的美麗……,呵呵,我也不知道怎麼說了!對不起。」我用真誠的眼光看向她。

「哦。沒什麼。我也收回我剛說過的話!你張哥沒看錯人,你真的是個好人!」她特別在好人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小丫頭,很厲害啊,一下在就把我的狼子野心扼殺在蠢蠢欲動的搖籃中了!「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陳曦,晨曦的曦,早上的陽光的意思。你可以叫我CC,以後就打擾你了!對了,我今年22歲。」

什麼,比我還小三歲。果然是個小丫頭。

「啊,我叫王鵬。我比你大三歲,可是這個怎麼稱呼呢?」

「啊!那叫你王哥好了!」

「啊?那不行啊,你是嫂子啊!」

「嗯,要不,就我們兩個的時候,我叫你王哥,寰宇在的時候,你再叫我嫂子吧!這樣都不吃虧!」

「嗯。好吧!」看了看表,不知不覺的到了5點半了。「來吧,還好我家有兩個臥室,我帶你去看看吧!」

「王哥,你家人呢,你怎麼自己住!」聲音是那麼的溫柔,還真是做情婦的好料!

「哦,我父母在外地陪我外公住,照顧他的飲食起居。」

「哦!」她隨我來到空著的臥室。

「可是你好像什麼都沒帶啊!你怎麼住?」打進來我印象中就沒見過稱之為包裹之類的東西。

「呵呵,你張哥怕我出事,急急忙忙的就出來了,除了這身衣服,就什麼行李都沒有了!」

哦!感情是來,白吃白住,還不讓吃豆腐的!¥#•……¥#—¥\%¥……(

她好像看出我心裡的不滿,「對了,你張哥給了我張卡,是他的一些私房錢,我呢也帶了錢夾來,所以你不用怕我白吃白住!他的錢就交給你,用來買生活品吧!」說著,就從衣服兜裡拿出一張信用卡。

「這我怎麼能要呢!我要是拿了,我就不是人了啊!」靠的,我真想給自己幾個大耳光!裝什麼大尾巴蛆啊!

「呵呵,拿著吧。是你張哥讓給你的,好像有10萬元吧!」

「多少!」我估計我的嘴已經咧到了耳朵邊。

「10萬啊。他說先用著,要不夠,他在拿來給你。」

「不行,說什麼也不能要,你在埋汰我啊!張哥平時那麼照顧我,這點小忙還要他掏錢,我也太不是人了!」

啊打~!我又給自己一個扁踹,讓你裝猴子!人家是什麼人,是小老婆,是情婦,平時的開銷你能支付的起嘛!

啊打~!一個左勾拳。

「真的不要?那就算了!」說著就要把卡放回兜裡。

「等等。張哥這人你也知道,他要臉兒,他說給,我要是不要就是不給他面子,我又不能都要,這樣吧,拿一,五萬。」我終於做了有生以來最最正確的一個決定,掌聲鮮花在哪裡!

「你當你演小品啊!都給你吧!我拿著也不放心!要不,我的你也拿著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手裡又多了個存折!「我也不知道我存折裡具體有多少錢,你幫我保管吧!」

「什麼?你讓一個外人幫你保管?」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其實也沒什麼,既然在一個屋簷下住了,應該也不算外人了!」

「你不知道自己的存折裡,有多少錢?」我一動不動盯著她手裡的能使磨推鬼的東西,直到現在我才瞭解。

「人要往錢看」,這個真理。

「我真的不知道,因為我從來就沒去取過。呵呵。」我怎麼忽然覺得她的笑是那麼的純潔,那麼的柔美,根本不應該是一個被人包養的人該有的笑容啊!「其實我有自己的工作的,我在出版社工作!我每月的工資已經夠用的了,而且還會有剩餘,剩餘的我就也存在你張哥每月給我存零花錢的存折裡!所以我也不知道具體有多少!」

「你就不怕我動你的錢?」我感覺在她面前不用心和她說話,是對她的褻瀆。

「既然交給你,就不怕你用!其實我在世上一個親人都沒有了,我要那麼多錢也沒什麼用!呵呵!」她笑的那麼的讓人心疼。我該為我開始對她的評價,狠狠抽自己一個……,如果我的臉還有地方抽的話!

你說你沒有親人!?」

「嗯,我從小是孤兒,是在福利院長大的,現在我有錢去幫助福利院了,可是那家福利院早就不做了,以前照顧我的義工們也找不到了,所以可以說我沒有一個親人了!呵呵!」我的心抽動了,是心疼嗎,不是,一定不是,只是可憐她而已吧。

「那我就更不能要你的錢了,張哥的我收下了。」我決定用張哥的給她買最好的衣服,最好的化妝品,最好的我買不起給她的一切。「你的錢,你還是自己收著吧。我明天幫你買個密碼箱什麼的,你自己保管好。」

「呵呵,不用了,這樣吧,我們把她放在一個你我都找的到,又不會被外人發現的地方,這樣誰有急事都可以

用啊!」

對於這樣的一個女孩,誰會說不呢,有什麼權利說不呢!

奇怪,她好像太能讓人為她付出了,她說的話都是真的嗎?

白癡,她有什麼原因,要騙你個窮光蛋!

也不是啊,她有那麼多錢,完全可以找個好旅館住下來啊!幹什麼來找你!

說你白癡吧!是張哥不放心她啊,才帶她來找你的,再說一個女孩子帶那麼多錢,自己在外面住,多少還是不安全啊!……

就在心裡兩個聲音在爭論的時候。「叮咚,叮咚,叮咚……,�,�,�……,又響起了門鈴和敲門聲。

第二章 姚菁

我擡頭看了看表,6點。

「CC,我想你也沒睡好,補個覺吧!錢的事,以後再說!我去開門!」

「嗯,好吧!」她又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我又被她的笑淡淡的迷住了三秒。

「誰啊!」我來到門口,該不會是被吵醒的鄰居來討公道吧。

「你李哥,快開門。氣死我了!」門外傳來李副經理的聲音。

「李哥,這麼早,有事?」我打開門,有股不祥的預感沁滿全身。

「還說呢。這個老張,氣死我了。」李雲飛副經理氣勢凶凶的一走跨進門來,忽然好像又想起了什麼,回過頭向著走廊道,「菁菁,來,進來吧!」

「什麼?誰?」一股濃烈的香水味給了我滿意的答覆。只見一股紅色的旋風從我身邊襲過,「就這裡啊,還真像個狗窩,呵呵!」聲音啞啞的,充滿了雌性的誘惑。

「不管什麼窩啦,先見叢偎蛋傘!崩鈐品剎荒頭車乃怠

「喂,等等,李哥,你們說的狗窩不會是說我的……家吧。」

「恭喜你,答對了!」紅色旋風握住了我的手。#¥#•……¥\%—\%(—)—

「菁菁,別鬧了,你還有心情啊!」

紅色旋風拎著個可以裝下她自己的大包袱,走進了我的客廳。「討厭,你也不幫我拿包,都累死我了!」

「還笑死我了呢,李哥你們這是哪一出啊!」我尾隨著濃烈的氣息走進了沒有我家味道的我家的客廳。

「還說呢,這個老張,自己家東窗事發,居然在我老婆面前,把我也給供了。要不是因為他是總經理,我這暴脾氣,我還……」

「寶貝,別生氣了,來,我幫你按摩。」我的媽呀,我掉了一地雞皮疙瘩。

聽了李哥的話,我大概知道他們的來意了,但我還是不死心的問問。「李哥,你們來我這,有事?」MD。問的我自己都沒有底氣。

「別的我也不多說了,今天事急,等上班我在詳細和你說吧!那啥,你先給我家菁菁找個屋吧,你不是有兩個臥室嗎?」說完,開始尋找目標。

乖乖你個龍叮咚啊!上帝啊,佛主啊,基督觀世音啊,這不是真的吧!

「這個也是小嫂子,也是來我這裡避禍的?」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在顫抖……

「噎!我就說你小子聰明!哦?不對,等等!」他好像明白了什麼,「你說的這個「也」,是嘛意思!該不!」這次換他騰的從沙發蹦了起來,「莫非張總的……也在!」

「恭喜你,答對了!」我無奈的說,然後我們三人同時揮出攥緊拳頭的右臂,「哦耶!」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鵬啊!那就省了我不少事了!菁菁!」說著,他拉過了紅色旋風。

「菁菁,你就在這裡先住吧,甭管豬窩,狗窩,能避貨就是好窩!」

#¥#……—(\%¥#\%,我覺得我今天罵出了我一輩子的髒話。

「行,你放心吧,有我在,豬窩,狗窩也會變金窩的!」

靠的,有完沒完,你要再敢提「豬窩,狗窩」,這幾個字我就……

「不過,我覺得你因為這麼點事,就讓我住這狗窩,是不是有點小題大作啊!」

誒喔�,真有不怕死的。我就,我就,我就看看你怎麼把他變成金窩。我就納了悶了,我家不也就比你們那小點,東西亂放點,髒衣服,臭襪子多堆點,廚房黑點,各種蟲子多點……,也不至於說成狗窩那麼嚴重啊!靠的!我日!哪個單身男人不是這樣啊,要不怎麼能有男人味啊!

「哎呀,你還不知道我老婆,那簡直一個精神病,被她找到你,你還會有好日子過啊!」

「那你怎麼辦啊!我不忍心讓你自己受罪啊!」MAYGOD,饒了俺吧!給我留點雞皮吧!

「有你這句話,上刀山,下油鍋,我都願意啊!」

「恩~!寶貝!」

「啊!受不了了,拜託,你們當我不存在啊!」我實在是叔可忍嬸也不忍了!

「啊,嗯,咳咳,那個,我得趕緊回去了!得先把那個瘋婆子糊弄住啊!鵬啊!菁菁就先拜託你了!我走了,寶貝。」我靠,也不知道哪句是和誰說的。

「你自己保重啊,雲飛寶貝!」

「你也保重,菁菁寶貝!」

「對了,王鵬。今天就給你一天假,你把菁菁,哦還有那個,都安頓好了。好了就這樣了!」

「好,明白了!」

他又轉向菁菁,「對了,她叫姚菁!算了,你們自我介紹吧,我走了,啵~~~~~!」他撅起自己象雞屁股一樣的嘴。

「啵~~~!」「妖精」同時也撅起她性感的紅唇,和李哥來個意吻(估計和我平時老看著美女穿吊帶裙時露在外面的大腿和肩膀意淫是同樣的感覺)。壹!臨走,還要掉我僅有的一些雞皮,一會我要稱一稱,估計今天肯定又掉了好幾斤肉。

碰,伴隨著關門的聲音,整個世界終於正常了。

「帥哥,我睡那裡呀~!」嗲嗲的聲音讓我再次陣亡。

「他剛才說你叫什麼?妖精???還真是人如其名啊!」我不屑到。

「對不起,我呢叫姚菁,女兆姚,草青菁,姚菁,雖然很像妖精,但不是妖精!」

我看是有過之而無不急!

「我到底住哪裡啊!哎,剛才拎個大包,還要爬你家六樓,出了一身漢,好熱啊!」說著居然在我面前開始脫她的連衣裙,我這才注意到她的身材,簡直就是要人命的魔鬼啊!豐滿的胸部,修長的大腿,渾圓的……

等等,她沒搞錯吧,真的脫了,就只剩胸罩和三角褲了,哦?什麼東東從我鼻子流了出來,還是紅色的,黏黏的

,還有點腥味……

「給,擦擦吧,看流血過多,我可救不了你!」溫柔的帶點嘲笑的聲音在我身旁響起。

「啊?!謝謝!」我不好意思的從陳曦手中接過手絹。上面還有她淡淡的香味。

「你好,我叫陳曦!」她走到姚菁面前。「以後就共處一室了,很高興認識你!」

「啊!還有人啊!我叫姚菁!」她握住陳曦的手,「陳曦,晨曦,你的名字很好聽啊!希望相處愉快!」

「謝謝!你的名字也不錯,不過會讓人誤會!」

「沒什麼,我習慣了!」

「就像你習慣了在家裡,只穿內衣?」

「啊!是啊,呵呵!」

「可是,你忘了,我們這裡有危險動物啊,沒感覺到綠色的光芒嗎?」

「STOP!你不會是在說我吧!」

「恭喜你,答對了!」兩個女孩異口同聲。

「其實我知道王鵬是好人,來時雲飛都和我說了!所以我也就沒避諱!」

「可是,他畢竟是有血有肉的男人,而且正直血氣方剛的年紀,我怕他控制不住啊!」

「呵呵,也是啊!我還是防著點吧!」說完,連忙把衣服穿回身上。

「喂,你們兩個不要太過分啊,別忘了是在誰的地盤上!」

「姚菁,你晚上也沒睡好吧,我們去補補覺吧!」

「喂,我在和你們說話呢!」好像沒聽到我說話!

「嗯,好啊!你這麼一說。我也的確有點睏了。睡哪裡!」

「跟我來吧!」

「嗯!」

TNND,居然無視我的存在!等等,她們好像進了我的房間。該不會是想兩女侍一夫吧,奇怪!又有東西從鼻

子流出來!

「喂,你們兩個進我屋做什麼啊!」其實我心裡都樂開了花,不過還是要裝一下矜持的!

「我決定了,因為我們是兩個人。」陳曦的聲音變的懶懶的,但聽起來,還是那麼舒服!「所以我們睡大屋,你自己去睡小屋,還有你的被褥還不錯,我們徵用了,你自己的自己在準備吧,還有不要吵了,我們要睡覺了!」……誰的聲音這麼刺耳!

「嗯,感覺真的不錯,也沒什麼味道!謝謝了!帥哥!」還是姚菁的聲音好聽點。

第三章 和美女共處

「靠,TMD,累死我了!」早上吃了早飯,我就出去給這兩個姑奶奶買日用品,什麼零食,畫刊,乳房罩;牙

刷,牙膏,避孕套。應有盡有。嘿嘿,當然最後一樣是留著我用的啦,NND,幫他們買東西讓我感覺自己像個伺候後宮娘娘的太監,為了證明我還是個真正的男人,我早晚把你們兩個XX了,哈哈,張哥,李哥,你們可不要怪我啊,我又不是柳下惠,送到床上的大美女,豈有不上之理,就見一道綠光從我的眼睛射向還上著鎖的,本

來屬於我的房間,我甚至聽到自己心底深處那劃破長空,強壯有力的聲音——嗷……

本來以為小妖精(姚菁)那能裝得下她自己的包裡,是她自己的日用品,可誰知當我打開一看,MD,這丫的

該不會是把整個高檔服飾裝賣店的衣服都搬來吧,韓國MINIMUM,貝納通、吉西,古姿,YOOKO。夏天的高級絲制襯衫,TX,長裙;冬季的貂皮大衣,時尚皮衣;春秋的衣服更是多的讓我眼花繚亂,如果把這些衣服都賣了,NND,夠GG我在世上瀟灑走一朝的了。這讓我不禁眼紅張哥,李哥的職位,他丫的大公司的經理就TMD牛X,也難怪那麼多美女都拜倒在他們的西裝褲之下,我要是女人……,我忽然在此刻,有了個崇高的理想——

來世我也要做身材嗷嗷火暴的美女!然後穿盡華麗的服裝,玩盡天下的男人!(誰扔的西紅柿,靠還是爛的!)

可這丫的,整個包裡除了衣服什麼都沒有了,至少要有鞋啊,她總不能穿著貂皮大衣,然後配上她穿來我家的

涼鞋啊。後來一想,她是來逃難的,能帶來那麼多衣服,已經夠牛X的了!

擡頭一看,已經中午12點了,這兩個丫頭還在睡啊?來到臥室門口剛要敲門,一張天使的臉出現在半開的門後。

「你在偷看。」聲音懶懶的,表情淡淡的。

「靠,你以為自己有什麼值得人看的啊!」我挑釁的看著她包在白色連衣裙下,看上去沒什麼食慾的胸部,天

使就應該有天使的身材!

「那你就是在看我嘍!」性感聲音從我曾經的被裡傳了出來,我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無意間卻發現地上紅色

的長裙,以及……胸罩,三角褲。嗡!我腦子一下子進入昏迷狀態,嘴角又嘗到了那鮮紅色的自製飲料。

「色狼兄,看夠了嗎?」天使的小手又在我眼前晃動。

「還好啦!呵呵!」我無意識的敷衍著。

「要不要我現在出來給你看啊!寶貝兒!」魔鬼的聲音,絕對是魔鬼啊!

「好~~啊!」看來過一會,這間臥室將會淹沒在我的口水和鼻血中。

「你要掙大眼睛,不要錯過哦!」天使收回了晃動的小手,很懂事的把房門整個打開,並閃到一邊。

「哦!」我努力掙大自己還算不小的眼睛,已求讓它變成牛眼,來取得最佳的收視效果。

「噹噹噹噹,美女現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的速度,掀開被,然後跳到地上。

「怎麼樣,性感吧!受不了了吧!又要噴血了吧!」天使開心的笑著說。

「靠!無聊!」眼前的一切,將我這顆期待中的紅心吧唧扔地上摔稀碎!小妖精雖然有1。67左右的身高,在女人中已經算不矮,可是我這身高1。78的男人的襯衫穿在她身上,在加上我的運動短褲估計也看不到什麼春光了!「靠,自己衣服不穿,穿我的,你變態啊!」清醒的我才發現,偶的鼻血眼看要流到衣服上了,連忙衝到廁所去沖水,身後傳來兩個魔鬼般刺耳的笑聲。

我沖完水回到客廳,這時兩個丫頭也已經早坐那裡看電視了。

「色狼,我們中午吃什麼啊!」小妖精邊拿遙控器調台,邊對我說。

「死丫頭,真沒禮貌!就不懂文明用語嗎?」我憤怒的指向她,NND,早晚把你色了!

「昨天我還把你當好人,要叫你王哥。」天使抱著曲起的雙膝,眼睛盯著電視,「現在我決定收回,以後和菁菁一樣,叫你色狼好了!」

「嘿,我這兒爆脾氣!也不看看是誰的地盤!還想不想混了!」我擼起捲起的袖口。

「這個你就要去問問你的張哥了!」天使看都不看我一眼。

「嗯,順便問問你李哥,看看你的地盤誰做主!」小妖精終於停在了一個音樂台上。

「嘿,嚇唬我是吧!」其實我心裡已經沒什麼底了,靠的,要是得罪了那兩個祖宗,上班給我小鞋穿,我看我就別混了,可是,頭可斷,血可流,老爺們的氣魄不能丟。「靠,老子是沒上過北大,那是因為老子是嚇大的,怕他們,我怕他們就跟王傑一個姓!」

「廢物!」天使的定論!

「不要臉!」小妖精的評價!

「喂,給點面子好不好!」哎!人在人下,不得不低頭啊!(不要想歪了啊!不是人在人下,其樂無窮那種,是權位上的人在人下,不要想歪啊!)「我好歹也比你們大啊,短時間內我們看來不得不在一起了,那也免不了要一起出去,那你們總不能在外面也叫我色狼吧!」

「放心,人前會給你面子的!」小妖精滿意的笑著。

「人前還是會叫你哥的!」天使終於看了我一眼,然後又轉向電視。

「人前!哎呀!我怎麼和我的一幫朋友們介紹你們啊!」我忽然想起我還有一幫狼朋鬼友,啊!不對,是見色忘義的朋友,也不對,總之就是一幫不管有沒有老婆或者女朋友,都還是那麼好色的朋友們。(註:狼朋鬼友,指如同色狼,色鬼的朋友。)

「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唄!這個還要請示我們啊!」天使帶著懷疑的眼光看著我,好像在說你是不是男人啊,這麼沒有主見啊!

「就是,隨你大便!」小妖精隨著音樂的節奏,扭動著,肥大的襯衣下波濤洶湧,我靠,我忘了這死丫頭沒穿內衣,我連忙看向天使的臉來分散注意力並下意識的摀住鼻子,生怕把身上的血液流光。居然沒注意她在說髒話。

「切,說你色狼,還不承認!」天使明白了我的舉動,別開了臉。

「靠,我脫光了。你試試!」我激動的大喊。

「沒興趣!」她溫柔的回答。

#\%#……•¥—……(¥)

肯德基裡所有的男人,包括有女人陪伴的男人全都眼冒綠光,嘴流口水的看著我們這一桌的兩個美女。

「你們看吧。」我小聲的湊近天使和小妖精。「不怪我老愛看著你們吧,是你們太出眾了。」下午一點半我們終於坐在附近的肯德基吃我們遲到的午餐。這兩個小丫頭,明明都已經夠沈魚羞花的了,偏偏還要花1個小時來打扮,好像非要男人看得精盡人亡,女人羞愧的跳樓自殺,才心滿意足。更讓人受不了的是,小妖精上身穿著緊身的小可愛,胸前那個壯觀啊,簡直呼之欲出啊。下面是黑色的超短裙,沒穿絲襪的修長光滑性感的大腿,讓人一覽無疑。而天使則仍舊是那一套白色長裙,因為我們打算吃過飯,再去給她買衣服,本來小妖精讓天使穿她的衣服,因為他們身高胖瘦幾乎一樣,就像TWINS,可天使說她的氣質不適合穿那種招搖的衣服,也不是說小妖精就沒有氣質。不過,天使是天使,妖精是妖精,天生就不一樣,天使就像一朵清馨的蘭花,讓人溫暖舒適,而妖精是一朵艷麗的玫瑰,給人的是激情和幻想。可別看天使打扮簡單,可是那一小時淡淡的補妝,使得她那連李嘉欣都羨慕的美貌,那張曼玉都嫉妒的氣質更加突出,不能不吸引一大批男人的眼球。

「不要為自己的好色找借口。」天使淡淡的品嚐著他的奶昔。

「就是,色狼就是色狼!」小妖精大口的喝著可樂。

「靠的,早晚把你們兩個色了!靠!」這個當然是在心裡說的。

「對不起,兩位美女,可以認識一下嗎?」我靠,MD當老子我不存在啊,居然在看到了有男人坐在她們旁邊,還敢上來搭訕。順著噪音望去,靠的,頭髮不知道是不是打了油,彷彿天上的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大熱天還西裝革履的,也不怕出痱子,手上誇張的帶滿了戒指,一張嘴更是金光燦爛,生怕搶劫的不知道他有錢,靠!估計都是冒牌貨,要不然怎麼會這麼明目張膽。那金人身上更有股濃烈的古龍水味,嗆的人直想問他用的什麼牌子,然後背起炸彈毫不猶豫的去炸了生產的廠家,不讓它來貽害人間。

我剛要說說話,卻聽到從天使口中傳來不帶一點感覺,甚至有點強硬的聲音,要是沒坐在她旁邊,我都不敢相信這是從溫柔的天使嘴裡發出的聲音,「不可以!」

「沒聽到嗎?還不走開!」小妖精同樣的強硬,沒有了一點的性感。她的表情更是讓人如同置身於西伯利亞——寒冷!

「呦!」那個金人不但沒走開,還死皮賴臉的坐在了我們旁邊的空位上,「兩位美女,不要距人於千里之外嘛,認識一下,又不會吃虧,我可是XX公司懂事長的公子哦!」

「沒興趣!」天使吃了跟薯條。

「沒聽過!」妖精啃了口漢堡。

「美女,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估計這個白癡沒被人這麼直接的無情的不給任何面子的拒絕過,臉色象茄子皮一樣紫了嚎青的。「直說吧,公子我看上你們了,跟了我,包你們吃香的喝辣的!還有,包你們爽到不行,跪下求堯啊!哈哈!」臉色又變的綠了吧唧的。靠,莫非他就是傳說中的變臉高手。

聽到這裡我再也無法忍耐了,「簡直莫名其妙,是不是你在搞笑啊,怎麼挺大個人,就聽不懂人話呢!」

「你是什麼東西,也配和老子說話,老子沒空收拾你,一邊歇菜去!」那個癟三居然看都不看我,「美女怎麼樣啊!」說著,他那金光閃閃的蹄子就向小妖精那哺育下一帶的偉大器官摸去。

「哎呀,好熱啊!」天使適時的碰倒上面還寫著「熱飲勿吸」剛剛喝了一半的奶昔,而且不偏不正的完全灑在了那雙黑不溜球的蹄子上。我的媽呀,豬蹄從此產生了!

「啊!」還真像殺豬時的聲音。

這時周圍看了半天熱鬧的人們哄堂大笑。

「哦,不好意思啊!我朋友不是故意的啊!我幫你噴點藥,止止疼,去去熱啊。」小妖精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個很像噴霧劑的小罐。

「嗤……」

「啊~~~~~~~~~~~~~!!!!!!!!」這豬還殺不完了,哎!再看那孫子,眼睛紅腫的象猴子�。這時,連訓練有素的肯德基的小MM們,都不顧形象的仰天長笑。

「閃啦!」聽見這兩個字的同時,我被一左一右兩個美女,拉著飛奔出肯德基,留下一屋子嫉妒和羨慕的眼光,哎!同樣是男人,做人的差距怎麼就那麼大~~那!

「哈哈哈哈……!」直到給天使買完衣服和她們自己所需的生活必需品以及我的睡覺行頭回到家後,這兩個丫頭居然還在笑。「笑死我了!哈哈!」

「還累死我了呢!至於嗎?你們倆!」看到她們笑的花枝亂顫,還真有股想犯罪的衝動,不過想到下午的那個孫子,他還沒怎麼招呢,就被這兩丫頭,折磨的不成人樣了,我要是敢……,那我估計我可以去和馬克思,列寧,斯大林三位前輩去切磋麻將了。

「對了,小妖精,你下午拿的那個噴霧劑是什麼東東!」我好奇的問。

「是用來對付像你這樣的色狼的,防狼劑!哈哈!」還沒完了,這樂的,小樣兒,把你樂的不知道咋地了。

「那被噴上以後會怎麼樣!」我得知道它的危害性,然後好時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好防範措施。

「你要不要試試啊!我也沒看過呢。哈哈哈哈!」一點都沒有純潔可愛的天使形象,靠!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